廣州防狼系統上線:四大平臺讓葫蘆島群眾樂享公共法律服務 越南機場被黑:中國法律服務網開通多項新功能 農民工欠薪求助有了網上綠色通 福建多處村莊內澇:江西實施農村“法律明白人”培養工程現場推進會召開

哈維宣布退役:法律不讓正義遲到,檢察機關支持正當防衛 河北巨鹿正當防衛案調查

2019-06-18 17:25   來源:網絡整理   編輯:東莞新聞網小編 瀏覽量:

  ● 從殺人案到正當防衛,跨度太大了,涉及方方面面的問題,不僅政法機關之間認識不一,檢察機關內部也有不同認識,還有死者家屬能否接受,社會能否認同等

  ● 正當防衛是否明顯超過必要限度,應當根據防衛人當時所處的環境來判斷,而不是行為后的判斷

  ● 遲到的正義是有瑕疵的正義。既然法律賦予了檢察機關啟動自行補充偵查權和不起訴決定權,該用不用就是失職,能用不積極用就是怠于履職。作為法律監督機關,敢于擔當,依法及時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,守護公平正義,是職責也是底線

  2018年5月20日晚11時許,河北省邢臺市巨鹿縣郊外一村莊內,雨后夜幕下,一起殺人案正在發生。

  在一個農家小院,10平方米左右的堂屋里,兩名青年男子展開激烈搏斗。一名男子手持剪刀,拼命刺扎對方,在其前胸、后背、面部、頸部、手臂等處留下多處傷口,其中一刀扎斷頸部靜脈,一刀捅至心室,致對方當場死亡。

  命案打破了這個小村莊的寧靜。然而,當地村民對死者并沒有過多的同情,相反,在案發后不久,970多位村民簽名摁手印聯名請愿,希望對“兇手”董民剛給予寬大處理。

  雖然公安機關經過兩次補充偵查,堅持對這起案件以故意殺人罪移送審查起訴。但8個多月后,邢臺市人民檢察院公開宣布:董民剛致人死亡的行為是正當防衛,依法決定對其不起訴。董民剛無罪釋放。

  今年6月5日,頭一天晚上的雨跡未干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踩著泥濘的鄉間小道來到案發現場。41歲的董民剛推開自家小院的青漆鐵門,向記者講述了這起案件的更多面貌。

  激烈搏斗造成死亡

  羞辱施暴終遭報應

  案發的村莊距離縣城有10多公里,董民剛的家位于村南頭連成一片的住宅中,各家的小院風格相似,沒有熟人指引,很難找到。站在略顯雜亂的院子里,回憶起一年多前的那一幕,董民剛依舊感到極度不安,身體不時微微發顫。

  2018年5月20日晚22時許,董民剛坐在堂屋沙發上看電視,身邊是已經熟睡的9歲次子,妻子李燕在臥室休息。聽到院子里有動靜,董民剛打開房門查看,醉醺醺的刁貴利迎面走來。

  刁貴利是翻過兩米多高的圍墻入院的。他罵罵咧咧,進門就打了董民剛一拳,之后用腳猛踹臥室房門,將門板踹裂。李燕打開門,刁貴利撲上前將她上衣撕壞,后又將前來勸阻的董民剛的上衣扯破。

  董民剛的家,刁貴利不是第一次來。

  據警方調查,2016年,李燕在縣城打工時與刁貴利認識并產生不正當男女關系。刁貴利經常出入董民剛家中,對其威脅、打罵,有時還在董民剛家中同李燕過夜。

  這一次,李燕苦苦哀求刁貴利離開,甚至自己一度跑到院外,但刁貴利就是不走。一邊嚷嚷著“我今天要整死你”,一邊毆打董民剛。董民剛始終未反抗。其間,9歲的孩子被驚醒,哭著跑了出去。

  “當時他讓我跪下,我也跪了。”董民剛回憶說。

  身高1米75左右的董民剛,看起來身材頗為健碩,體型和刁貴利相當。但董民剛自稱從小性格較為懦弱,加上刁貴利在他面前處處表現為混社會的一面,并長期對他進行語言威脅,導致其在兩年多時間里一直不敢反抗,甚至有段時間為逃避而外出打工。

  打罵了一段時間,刁貴利讓董民剛寫離婚協議。董民剛找來紙和筆,由于緊張,字還沒寫,筆就掉地上了。此舉激怒了刁貴利,他從口袋里掏出一把汽車鑰匙,用力戳向董民剛的面部。

  董民剛欲逃跑,被刁貴利拽住繼續毆打,并揚言要將其置于死地。情急之中,董民剛抓起茶幾上一把平時干活用的剪刀扎向刁貴利,兩人倒地,扭打在一起。

  當時的情況,董民剛說自己都記不清了,腦袋一片空白。直到刁貴利不再打罵,他才停止刺扎,拎著剪刀走到屋外,看到妻子帶著鄰居趕來,董民剛讓妻子和鄰居撥打急救電話和報警電話。

  110指揮中心顯示的報警時間為當晚23時18分。本案主辦偵查員、巨鹿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民警張萬廣趕到現場看到:董民剛坐在堂屋門口的地上,臉上、身上都是血,整個人處于高度緊張和恐懼狀態;刁貴利躺在堂屋中央,經120急救人員現場確認,已經死亡。

  事實不清證據不足

  兩次退回補充偵查

  無罪釋放后,董民剛將自家小院的紅磚圍墻又壘高了三四十公分,并在上面扎上碎玻璃。新舊圍墻的分界線明顯,身高超過1米8的記者站立抬手都夠不到分界線。而1米75左右的刁貴利,曾經多次踩踏院外磚跺翻過此墻。

  董民剛告訴記者,刁貴利學過武術,經常打罵他,有一次,刁貴利欲強行帶走李燕,他上前阻攔,被掐脖子差點窒息,“刁貴利自稱混跡黑社會,手下有百八十號人,能讓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還說如果我不聽話,我父母和在縣城上初中的大兒子的安全就無法保證”。

  因為“惹不起”,至案發前,董民剛始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,而最終促使他拿起剪刀反抗的,“可能只是本能”。

  案發后,警方迅速以故意殺人罪立案偵查。

東莞新聞網 版權所有 廣東省通管局 粵ICP備06046766號 Copyright 1998 - 2022 DG163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刪稿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篮球比分188直播